前村:关于枪声的记忆

2011年09月23日 10:07:06
 

前村:关于枪声的记忆

□苏虹  本报记者王先文

  端午一过,大柏地乡前村农民刘承海家的烟事繁忙起来,采摘、搬运、烘烤,一样接一样的活计,让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和他的家人显得格外忙碌。今年雨水丰沛,烟叶长势喜人,丰收已成定局,劳作间歇,心情不错的刘承海点上一支烟,坐在家门口,静静地看着只隔着几丘田的一片青山。

  夏季山色深浓,密集的树木为蜿蜒的山岭涂上一层厚重的绿色,林涛声、鸟鸣声阵阵传来。82年前的一场激战,曾让老刘眼前那片宁静祥和的山岭变成血火交融之地,战壕纵横,弹坑遍布,树木焦枯,漫山遍野如被大火烧过。刘承海对记者说,战斗打得太激烈了,附近的山山岭岭,像是不停地放了一整天炮竹。小时候他和同村的小伙伴去山上玩,经常捡到没有爆炸的手榴弹、一排排未击发的子弹和成堆的弹壳,有时捡得太多,还要回家拿篮子来提。

  老刘说的那场战斗,便是中国工农红军历史上著名的大柏地之战,是“我军以屡败之余作最后一掷击破强敌,官兵在弹尽粮绝之时,用树枝石块空枪与敌在血泊中挣扎始获最后胜利,为红军成立以来最有荣誉之战争”(陈毅语)。他生活的前村,就是当年枪弹纷飞、杀声如潮的旧战场。

  事实上,刘承海并不是大柏地战斗的亲历者,战斗发生几年后才出生的他,关于那场殊死之战的一些记忆,都是在长辈的讲述中获取。

小时候,老刘听父亲说过,红军对老百姓很好,当时队伍中有个叫朱德的大官,夜里专门派战士挨家挨户动员老乡们暂避,说是这里马上要开仗了,刀枪无眼,以免误伤。枪声从白天响到黑夜,又从黑夜响到白天,一场仗打下来,前村的土坯房密密麻麻全是弹孔。刘承海亲眼见过,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许多前来参观的外地人,喜欢从土墙上挖出子弹头带回去做纪念。时光流逝,如今,镌刻着弹孔的土坯房,在村里只剩下一幢,与刘承海家的房子紧挨着,被当成文物保护起来。老刘听父亲说,得胜的红军给村民发“袁大头”,弥补战斗中毁坏的房屋、林木和打死的牲畜等损失,村里几乎每家每户都领到光洋,领了钱的乡亲一个个笑逐颜开。刘承海认为,红军的确是老百姓的队伍,是有情有义的队伍,这样的队伍,肯定能得民心、得天下。

  在前村,见证过大柏地战斗的健在者如今只有一位,她叫吴新人。82年前,她还是只有三四岁的小孩,被大人抱着连夜转移躲避战火。无情的岁月让新人变成真正的老人,年至耄耋的她,耳朵聋得严重,记者与她交流颇为艰难,与邻居刘承海一样,没事时她也喜欢坐家门口望着对面不远处青葱的山岭出神。对于那场战斗的来龙去脉,老人并不清楚,但深深留在她记忆中的枪声总是那么清晰,从未消失过。在她童年的记忆里,子弹像夏天雨前的蜻蜒一样乱飞,枪声噼哩啪啦、噼哩啪啦,响得比过年的炮竹还要厉害。最后,红军打赢了,老百姓慢慢地就有好日子过了。说起已经遥远的往事,老人显得很平静。

新闻网新闻热线:0797-2557296